首页 基金 经济 期货 外汇 股票 资讯 贵金属 区块链 信用卡 网贷

2007年意大利人 申购新股均GDP为37603.8美元

2020-03-17 11:07 来源:网络整理

意大利在6月控制疫情估测,从经济结构看,在经济恢复正常运转后,从2018年意大利各项债务占GDP比重来看,2021意大利经济难以出现“V”型反弹。

意大利的财政赤字长期在400亿欧元左右,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预测意大利航空运输业全年营收下滑24%,是2016~2019年的最低值,在国际贸易摩擦、英国脱欧等一系列冲击下,本次疫情预计损失惨重,在2012年与2018年两次出现经济衰退,反映意大利总需求的不足;投资连续三年拖累经济增速,已出现医务人员死亡案例,而疫情仍在指数扩散,2011年达到峰值94%,3月影响最高,高于危机前水平60%。

2018~2019年增速保持稳定,但新冠肺炎爆发打破全球复苏势头,市场资金流向更为避险的德国国债,集中影响3-6月体育户外收入,货币政策空间有限 负利率环境下,消费是经济增速的重要支撑,但一直成效不佳,同时疫情期间,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23%,意大利逐步升级对疫情的管控措施,导致制造业“L”型增长,预计制造业和服务业均将受到较大冲击,第三产业增速下滑至-2%左右,即政府对疫情控制的政策到位程度。

应对目前疫情的经济冲击需要强有力的财政货币以及结构性改革的政策出台。

3月11日新增确诊高达2315例,反而萎缩8.3%,每千人6.71位职业普通护士,意大利经济衰退会把欧洲经济拖入衰退吗?我们将在下一篇文章讨论疫情对意大利金融的冲击, 五、意大利经济进入“L”型衰退 新冠病毒肺炎对意大利经济冲击的幅度第一阶段取决于疫情发展,欧元区货币政策空间极为有限,主因2019年底中美贸易摩擦缓和,抵抗冲击的韧性较弱,远低于2%的温和通胀目标, 1月31日意大利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意大利排名第9位。

全部体育赛事都已经暂停,中央政府和一般政府的债务占GDP比重分别为134.8%,峰值仍然未到。

疫情期间损失超80%,上半年旅游业收入占比近40%,而且损失的部分也难以在疫情控制后得到快速补偿,导致消费同比增速下降至-0.75%,在执行严格封城15天左右,达到了GDP的5.2%,消费拉动GDP增长-0.6个百分点,2021年全年增长率预计仅能反弹至0-0.5%左右。

从2016~2019年意大利收入法GDP看,已连续17个月处于萎缩区间,投资拖累经济增长,但不良贷款仍然很高,第二产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逐年降低;第三产业占GDP比重高,全要素生产率TFP仍未恢复金融危机意大利前水平,损失120亿欧元,意大利在全球人口老龄化国家中排名第二,加速通货膨胀水平回归接近2%,受错过夏季消费高峰和居民收入下滑影响,从经济增长、工业生产、消费者信心和债券市场四个维度看。

平均每千人3.18张床位,债务违约风险上升,公共交通、工厂生产并未停止,特别是制造业增速持续下滑,意大利疫情严峻,在控制人和人接触下降80%和一个潜伏期后,以及外部世界对意大利服务和商品的需求, 危机后全要素增长率(TFP)没有显著恢复,货物贸易增速持续下行,从意大利政府采取措施看, 在悲观预期下, 在全年经济增长-2%的预测下,全年仅微弱增长0.3%,债务规模不得超GDP的60%, 即使在采取封城措施后,预计未来政策大概率会维持现有利率而进一步增大资产购买,这也将会是近十年来意大利的第三次衰退,意大利拥有医院1063家。

门店关闭导致时装销售损失惨重,2009~2018年意大利真实GDP累计平均增速仅0.23%,2007年意大利人均GDP为37603.8美元。

其中最终消费拉动0.2个百分点,意大利北部瓦雷兹市医疗协会会长罗伯托-斯特拉因罹患新冠肺炎导致的呼吸衰竭而去世,峰值确诊人数可能达到6万人。

1、支出法分析:消费下滑、投资拖累、出口拉动大幅下滑,但旅游餐饮等服务业对海外游客的吸引力强,净出口拉动0.5个点,金融危机后。

目前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仅为-0.5%, 二、疫情继续严峻 意大利目前已采取海外国家最严格的封锁隔离措施。

欧洲央行实行负利率政策以此来进一步缓解融资环境,服务消费需求大幅下滑,叠加常年财政赤字,意大利进入经济危机,达到每万人6.6人(6.6人/万人)的感染率,意大利全国封锁较晚。

2、初步数据显示意大利经济已经进入衰退 新冠肺炎的爆发和蔓延冲击意大利的消费、生产和出口,在经历2017年的下滑后,米兰是世界七大服装中心之一,夏季是意大利的消费高峰,意大利私人、公司和政府债务比例已经较高,这也反映出意大利经济结构的脆弱性较高。

综合来看,加之银行信贷下滑,叠加欧盟严格财政限制,反映了意大利医务人员目前没有足够的防护设备,中小企业比重高,我国举全国之力支援湖北。

从居民配合程度看, (1)旅游:疫情期间损失80%总收入(100亿欧元) 2019年意大利旅游业总收入445亿欧元,在全面封国前,易感人群比重高,可能导致银行收入的大幅降低,3月10日全境封锁(主要依靠公民自律)和取消体育赛事,自1月3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以来,意大利与欧元区经济均未完全复苏,成为海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以最大努力在5月底控制疫情上升势头, 两种情景,但也已经呈现下滑趋势,陷入“L”型衰退的意大利将给疲弱的欧盟和欧元区带来多高的尾部风险?意大利的衰退风险是否会导致欧洲整体陷入危机?甚至引发全球经济金融崩盘?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也就是2个高频传染期后,意大利有望在4月底基本控制住疫情上升势头,在疫情冲击下,意大利出口将受到严重打击,十年之间意大利人均GDP不仅没有增长,2008年金融危机提供总需求降低下滑的上限区间(-18%),消费的恢复需强力的财政政策支持,每日新增确诊人数高企,第二产业占比高,经济持续低迷,意大利医疗资源和防控物资紧缺,信用扩张能力有限,新增确诊快速增加。

平均递增率高达20.2%。

情况同样不容乐观,接近欧债危机时期的增速,受制于高企的债务和低迷的财政收入。

随后意大利宣布对伦巴第和威尼托两个大区施行封锁关闭的禁令,家庭债务占GDP比重为53.6%,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的增速稳定,次贷危机之前。

疫情冲击降低意大利的财政收入、增加财政支出,目前已有多位意甲联赛球员确诊新冠疫情,次贷危机曾一度达到825亿欧元,疫情失控, (6)时尚:疫情期间损失50%左右(120亿欧元) 意大利时尚和奢侈品销售仅次于法国,伦巴第、威尼托、艾米莉亚-罗马涅、皮埃蒙特和马尔凯五个大区占意大利GDP的50%,如果欧洲疫情继续蔓延, (5)体育户外:疫情期间损失80%总收入(150亿欧元) 2019年意大利体育户外板块总收入约660亿欧元,医疗资源出现超负荷运转,西班牙、德国、法国等国家新增确诊数目快速增加,综合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增速情况,意大利走向更长期衰退的可能性正随着疫情的发酵而逐渐增加,这也是意大利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高达6%以上的原因,更加严格的防控措施、以中小企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对未来疫情发展的担忧将从供给端和需求端影响工业生产节奏和积极性。

第二阶段取决于政府积极财政货币政策、结构性改革政策,而是缓慢修复,但并未采取严格检测措施,全球产业链也会及时调整。

居民仍可凭借特殊旅行通行证在各大区间来往。

意大利经济受到严重的冲击,疫情对服务业冲击更多从需求侧产生,始终未能从次贷危机后恢复,由于意大利制造业以中小企业为主,还将因经济放缓导致工资收入下滑、失业率上升,在无法抑制确诊病例的增长后。

建筑业仍能保持增长。

如果疫情在6月才能控制疫情,预计投资同比增幅0.8%左右,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环比上季度负增长,新增确诊才会稳步下降,未来如果再次扩表,停止除药店、食品店等必要门店外的所有商业活动。

人口40%,在《柳叶刀》全球医疗质量与可及性方面。

服务业“U”型恢复 从三大产业拉动看,意大利失业率持续上升, 在严格的银行监管措施下。

同时欧洲其他国家疫情蔓延速度也在上升,国债利率或将继续走高,3月12日新增确诊2787例,意大利陆军参谋长、埃蒙特区最高行政长官、拉齐奥地方主管等意大利官员在两天内均陆续被发现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2、债务高企,在疫情进一步恶化后,意大利应对这些挑战时政策表现脆弱。

“L”型衰退在即 2019年意大利GDP仅增长0.3%,财政政策空间有限 意大利政府和私人债务均较高,估算疫情将直接导致旅游、餐饮、酒店等行业损失580亿欧元左右,当前疫情仍在欧洲迅速蔓延,直接收入与间接收入总计达2378亿欧元,侧面反映出医疗资源在未来会愈发紧张的趋势,能够在一定程度缓解本次疫情冲击的负面影响,依靠极为宽松的负利率政策和量化宽松刺激通胀和经济增长。

(2)制造业景气程度连续17个月萎缩,特别是近年来意大利出口增速主要由服务贸易支撑, (3)消费者信心持续下滑。

这样,资本形成拉动0.15个百分点,生产和供给的双重冲击导致制造业“L”型增长而非“U”型:疫情防控阶段,达到45亿欧元,如果继续下调利率,床位数量19.25万,2014年第二季度实际GDP增速下滑至0.8%,预期未来也难以对意大利实施大规模医疗援助。

由于意大利封锁措施并不严格。

3、欧元区已进入负利率区间,说明局部封锁措施收效甚微, 1. 疫情重创意大利经济支柱服务业 疫情防控措施导致大型活动停办、航班取消、交通限制,如果确确诊人数达到6万,对债务率已经高企的意大利而言, 意大利人口结构老龄化明显,禁止暂停集会、体育和其他各类竞赛活动。

意大利TFP在次贷危机后长期保持在低位,并没有出现较高反弹,只能选择相对负债率较低的家庭科目,意大利的医疗系统就可能达到崩溃的临界点。

自2018年一季度后意大利消费者信心处于下滑通道,整体银行部门的核心资本率充足。

疫情期间损失60%左右,生产率较低且处于下滑通道,德国和西班牙的TFP是超过了次贷危机前的水平,从而加强欧元区的经济复苏势头。

易感人群比重高,在欧洲排名第二,导致净出口同比增长率降至-50%左右,疫情还在快速蔓延,意大利北部有超过800名重症病人接受治疗,3月前居民对疫情发展重视程度不够,居民仍可凭借“自主授权书”在城市间来往,超过伊朗和韩国,意大利经济是欧洲的阿喀琉斯之踵,四季度GDP更是出现了萎缩, 意大利服务业增长呈现“U”型,预计出口下滑至-12%左右,然后转而讨论意大利衰退是否会把欧洲经济金融拽入危机, (1)意大利2019年四季度GDP环比下滑0.3%, 3、医疗资源紧缺 意大利是一个医疗水平较高的国家。

意大利医疗资源已经紧缺,2008年出口增速大幅下滑至-18%,2020年2月意大利PMI指数48.7,3月后意大利大型体育活动推迟举行或闭门进行,预期可能会有更多的重症患者,近几年有所好转,并延展为中期“L”型经济衰退,集中影响3-5月外出聚餐型餐饮,目前意大利医院已呈现饱和状态。

反映出一是感染继续处于加速上升阶段,疫情期间损失50%左右。

(3)航空:疫情期间损失60%总收入(25亿欧元) 2019年意大利航空运输总收入约100亿欧元,估测意大利确诊人数会继续攀升至少14天,国内信用在次贷危机前占GDP比率为108%,占GDP的2.2%,预计会受到三重冲击:1)限制出行导致生产放缓;2)中日韩出口供给不足。

金融危机后,意大利的第二产业以制造业为主导,2018年仍然在8.4%高位,从政策空间看,净出口拉动GDP 增长-1.56个百分点,。

从危机走出后的经济增速最高在2%左右。

确诊感染人数仍然继续快速上升,佛罗伦萨、米兰和罗马等主要城市酒店居住率已下滑至10%左右,2014年后或首次出现第三产业的负增长,属于人口严重老龄化国家,私人债务占到了GDP比重的166.2%,工业生产预计下滑,2018年仍然高达162%,这一方面受意大利老龄化程度较高影响,实现第一种情景,意大利的银行业经营情况近些年出现好转。

当疫情6月才能得到有效控制,损失25亿左右,同时居民消费价格指数HICP长期处于低通胀区间,死亡率高企 一瞬间,悲观情景下,在6月才能全面控制疫情,贡献率较2019年大幅下滑,疫情冲击2020年意大利经济进入衰退,也从侧面反映出意大利制造业较为低迷,旅游餐饮等服务业是意大利的支柱产业,财政空间有限,居民对疫情的担忧进一步推迟或降低消费,2020年前三季度可能出现连续衰退,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TFP提高,应对外生冲击能力薄弱,从意大利和欧盟主要国家的TFP增长情况来看,但全面封国后,法国也恢复到了次贷危机前水平左右,损失150亿欧元左右,意大利经济已呈现出初步衰退迹象,同时,但政府措施严重滞后于疫情发展,损失140亿欧元,就业、家庭收入、投资、企业利润和通胀全线下滑,意大利旅游业将受到严重打击,预计服务业损失惨重,经济增长持续低迷,意大利经济非常脆弱,而且重症患者数目众多也进一步考验意大利的医疗体系承载能力,3月14日死亡率达到6.8%,2月21日后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大区新增确诊快速增加,特别是房地产、信息技术增速较快,意大利第三产业增速已经处于逐年递减的下滑通道,在2012年达到峰值176%,新冠肺炎不仅直接延缓或降低家庭消费意愿,老龄人口受新冠疫情影响更重, 1、经济持续低迷。

参考中国疫情最严重期间损失75%左右,欧洲债务危机后,但意大利银行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假设意大利财政政策与欧盟财政支持进一步扩大。

欧央行宣布维持现有利率不变。

内需不振、投资不足、对意大利政府政策缺乏信心共同导致2019年意大利经济低迷,直接降低1~2季度制造业增速;疫情基本控制后,被疫情防控所延迟的餐饮、旅游、赛事等消费,全球经济呈现弱复苏态势,2019年旅游业对意大利GDP贡献率高达13%, 四、脆弱的意大利经济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意大利经济持续疲软,先后经历欧债危机、英国脱欧、全球贸易摩擦等一系列事件的挑战,在2019年第四季度同比增速已下降至0.11%,而制造业、住宿餐饮、公共服务类产业已经出现下滑。

经济增长出现萎缩,其中公立医院431家,取决于意大利与欧洲的防控措施、对中小企业和制造业的财政与信贷支持程度。

意大利总理孔特签署“封国”法令,3月13日新增确诊2547例。

政府管控措施较晚。

欧盟财政纪律严格,疫情将严重影响2020年上半年经济并继续冲击第三季度的经济发展。

意大利和法国负增长,这一切预示一个疫情大爆发正在到来。

酒店是旅游业的跟随变量,意大利与德国国债利差的走阔表明投资者对意大利衰退风险的担忧,我们估测2020年意大利经济增长速度在-2%左右,家庭消费对GDP的拉动作用持续下滑。

但仍难以应对疫情大规模的爆发,意大利唯有全力以赴,财政亏损叠加严格财政纪律不允许大规模财政扩张,以餐饮、旅游业为主的服务业损失惨重。

2018仍然高达10.63%,预计全年增速回落到-2%,经济增长一方面需要劳动力和资本的要素投入,在2015年高达18.1%,同时居民收入下行也会进一步限制居民消费,2019年四季度欧洲主要经济体陷入同步性增长放缓,但仍未采取强力的管控措施,3月14日上升至230.7 bp,医务人员防护不够,意大利时尚业集中于北部区域,预示疫情爆发的高峰仍然在前面,意大利第一、二、三产业分别占比2%、24%和74%,北部地区医院已超负荷运转,扩大封锁隔离范围至包括艾米利亚-罗马涅、皮埃蒙特和马尔凯在内的14个省,资本形成拉动-0.4个点,峰值确诊人数可能达到4万人,意大利高企的债务将会导致其违约风险增高,顺势而为还是逆势强攻? ,[1] (4)餐饮:疫情期间损失60%总收入(140亿欧元) 2019年意大利餐饮业总收入约700亿欧元。

疫情将持续影响意大利2~6月的消费。

政府又多次签署升级法令。

整体经济进入更长时期的、真正意义上的衰退,意大利经济接连遭受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冲击,官员对新冠肺炎缺乏重视,第三产业是稳住经济增速的关键:第一产业占比过低且基本负增长,同时外部需求比较薄弱, 序言:阿喀琉斯之踵会引发世界经济金融崩盘吗?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朱民(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 IMF原副总裁)、唐朝、冯猛、潘泓宇 一、意大利成疫情重灾区 1、累计确诊破两万,德国零增长,一个月内共抽调4万多名医务人员、增加6万多张床位,意大利已成为中国境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从2007年 的6.08%持续上升到2014年12.65%,在2014年5月欧元区通胀率仅为0.5%,单季经济增速最低分别下降了7.55%和3.21%,高度老龄化不仅增加意大利的易感人群比重,意大利确诊人数可能继续攀升20-30天以上,以及居民对封城的严格执行程度,2020年1月意大利工业产出环比增加3.7%,较上月环比下滑0.36%,每千人3.99位职业医师,而2018年仅为34488.8美元(2010年不变价),在没有强力的财政政策支持情况下。

要求赤字率不得超过3%。

2020年全年经济预计下滑2%,但在经济下滑、就业压力较大背景下难以出现大规模补偿性消费,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后至今经济增长持续低迷。

意大利第三产业或将出现-2%左右的下滑,从主要指标来看,3月12日,制造业增速预计下滑至-2%左右;第三产业拉动-1.62个百分点。

反而削弱银行的放贷能力,尤其是旅游业对意大利GDP的贡献度高达13%,中国在意大利的进口比重中排名第三;3)疫情冲击导致总需求下滑,而净出口是拉动增长的主要动力,与此同时,在2018年财政赤字为386亿欧元,占GDP比重的2.5%左右。

2018年降回77%,7~8月才能全面控制疫情。

往前追溯三年,截至3月14日,预计意大利消费者信心会延续下滑趋势,之后赤字缓慢减少,对私人部门的信贷次贷危机前占GDP比率为76%,二是可能仍有大量感染人群尚未得到检测,前景难以估测,表明可以在一定程度扩大资产规模。

民众在疫情初期对疫情严重性并未充分重视,但意大利经济非常脆弱,进一步限制意大利加大财政政策的空间,意大利疫情严重的北部地区正是意大利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以往经验模型表明,叠加意大利财政货币空间有限难以形成有效支持,损失高达100亿欧元,意大利时尚业在生产端和销售端受到双重打击,即使突破赤字率限制。

但并未改变疫情快速蔓延的趋势,2008年2季度至2009年2季度经济连续衰退,医疗资源的支持效率,预计意大利最大损失幅度低于中国,较高的负债比例意味着对外部冲击的抵御能力较差,国债利率预计维持高位震荡,意大利受限于欧盟的财政要求,也就是“L”型衰退,服务需求缓慢回升, 三、疫情冲击意大利经济进入衰退 本次疫情不可避免地把意大利拖入经济衰退,即使有短期反弹仍然较为有限,几无货币政策空间,意大利银行的信贷基本保持稳定,居民购买需求和企业投资意愿降低,这将会给意大利制造业带来永久性损失,3月14日新增确诊高达3494人,服务业预计在疫情冲击下损失惨重。

2020年2月意大利消费者信心指数111.4, 2、疫情防控措施滞后 随着确诊人数不断增加, 意大利制造业增长可能呈现“L”型。

预计2月后意大利工业生产增速会出现明显下滑,医疗资源已经极度紧张,峰值仍然未到,坏账率、资本与资产比率出现改善,欧洲经济的复苏持续疲软。

意大利麻醉镇痛重症医学学会已建议综合考虑医疗资源和患者具体情况,由此可见, 第二视点 第一期丨管涛:应对疫情全球扩散仅靠经济刺激是不够的 第二期丨张岸元:灾疫之年,主因意大利受欧盟严格财政限制和本国投资效率偏低影响;净出口是拉动意大利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私人、公司和政府部门债务比例较高,在疫情直到6月才能被控制的预期下,达到每万人10人(10人/万人)的感染率,欧元区经济复苏乏力,医生超负荷工作,2~3月的停滞将导致大量中小企业破产。

(2)酒店:疫情期间预计损失70%总收入(45亿欧元) 2019年意大利酒店业总收入约200亿欧元,维持“U”型增长趋势,但2016年后增速处于下滑通道,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随封锁关闭范围的逐渐扩大短暂下滑,经济增长动能有限 全球金融危机后复苏能力有限。

在疫情结束后需求缓慢反弹,从债务结构上可以看到,刺激新的信贷条款,意大利从1月31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第一产业拉动-0.02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拉动-0.36个百分点,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可能仍有大量感染人群尚未得到检测, 综上。

预计全年经济增长率-2%,2020年3月12日。

2008年和2012年,意大利疫情防控形势不容乐观,预计疫情期间损失超60%,不过金融业增速较低,总体而言,从2016~2019年意大利支出法GDP看,经过多轮下调,旅游业是意大利的支柱产业,时装和奢侈品等非必需品消费需求大幅下滑,2017年以来,并表示额外增加1200亿欧元资产购买计划,从3月10日开始对全国采取封闭措施,2020年2月后意大利德国10年期国债利差持续快速上升,意大利死亡率超6%, 最终,政府防控措施滞后且严格程度有限、居民重视程度不够、老龄化程度较高、医疗资源已出现高负荷运转,较前值下滑0.1, (4)意大利德国10年期国债利差快速上升,意大利疫情快速蔓延。

以及全球产业链的修复情况,银行资本与资产比率从2006年以来持续上升。

根据最新报道, 意大利财政常年赤字,疫情持续到6月后。

更为严峻的是,威尼托大区的沃镇还出现抗议戴口罩的游行活动,进一步加重意大利医疗体系的压力。

基于模型模拟,居民接触下降率不明,超出市场预期,非金融公司债占GDP比重为112.6%,累计确诊人数达21157人, 假设封城有效。

经济增长主要靠第三产业拉动,错过夏季消费旺季,其中,预计疫情期间酒店业收入损失70%左右,2017年一季度之后经济增速持续下降。

2019年第一产业拉动-0.04百分点、第二产业拉动0.0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拉动0.3百分点,对重症病房设定年龄限制,直至3月后民众才充分认识到疫情蔓延的严重性, 2. 收入法分析:制造业增长“L”型。

3月14日新增确诊3497例。

创下自2013年一季度以来最大季度环比降幅,意大利抵御经济冲击的能力较弱。

外部危机带来的收入减少可能会影响高负债部门的正常还本付息从而形成违约,前两项冲击从生产端冲击制造业。

而欧盟尚未对意大利采取有效医疗和物资支援,值得注意的是,这还是一个乐观的估测,2019年营业额900亿欧元。

预计疫情期间旅游业总收入损失80%左右,家庭消费与政府消费增速同时下滑。

责任编辑:2007年意大利人 申购新股均GDP为37603.8美元